2017年5月26日
 

孫中山,原名孫文(1866年11月12日-1925年3月12日),字載之,號日新、逸仙,譜名德明,幼名帝象,是醫師、近代中國的民主革命家、中國國民黨總理、第一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亦為中華民國國父。孫文流亡日本時,曾有一個廣為人知的化名「中山樵」,故後人慣以「中山先生」相稱;其後此稱謂便逐漸演化為「孫中山」。1940年(民國29年),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通令全國,讚揚孫文「倡導國民革命,手創中華民國,更新政體,永奠邦基,謀世界之大同,求國際之平等」,尊稱其為「國父」。孫文被中國國民黨尊為「永遠的總理」;中國共產黨則稱他為「民主革命的先行者」。

早年

孫文在清同治五年十月初六日寅時(1866年11月12日)生於廣東省香山縣(今中山市)翠亨村農民之家,為家中季子。此地距澳門七十餘里,商賈往來,交通便捷,接觸新思想比較方便,對他早年的國家觀、世界觀很有影響。孫文先世原為中原河南望族,後輾轉南遷,清初抵粵省香山縣。其父親達成公,母親楊太夫人共生孫文兄弟姊妹六人。七歲入私塾,開始啟蒙,讀三字經、千字文;十歲入鄉塾,讀四書五經,對中國文化有了初步的理解。其自傳稱:“幼讀儒書,十二歲畢經業。”並於閒暇之餘常聽太平軍老兵講述太平天國故事,心生佩服嚮往。

孫文17歲時的照片

1879年,13歲的孫文受長兄德彰接濟,隨母乘輪船赴夏威夷,始見「滄海之闊,輪舟之奇」。德彰幼隨母舅赴夏威夷,在茂宜島(Maui Island)經營牧場,富甲一方,對孫文革命事業之資助,不遺餘力。孫在當地英國聖公會史泰利主教創辦的用英語授課的意奧蘭尼書院(Iolani School)修讀英語、英國歷史、數學、化學、物理、聖經等科目,曾獲夏威夷王親頒英文文法優勝獎;三年後再入歐湖學院(Oahu College),此為島中最高學府。本想畢業後至美國唸大學,但其兄因國父“切慕耶穌之道”,恐他進入教會,所以著令回華。1883年回家鄉,不久因毀損村中北帝廟神像,為鄉人不容。同年冬天到香港,與陸皓東一同於公理會接受基督教洗禮,並就讀於拔萃書室(Diocesan Home)。次年進入中央書院(今日之皇仁書院Queen's College)。又數月,因家事離開香港再往夏威夷,數月而回。“自是停習英文,復治中國經史之學。”可見孫文在學習西洋知識之時,仍未完全拋棄中國經史之學。

到了大學時代,他想藉“醫術為入世之媒”以傳播革命,所以二十一歲入廣東省城美教士所設之博濟醫院(Canton Hospital),次年轉入香港新創制西醫書院(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 Hong Kong,香港大學的前身),1892年7月,“五年滿業,考拔前茅,時二十六歲矣。”並獲當時香港總督威廉?羅便臣親自頒獎。孫文後在澳門、廣州等地行醫;在香港學醫和在廣州行醫期間,常常與尢列、陳少白、楊鶴齡、陸皓東等人暢談國事、批評時政,也常談革命,故時人將他與前三人名為「四大寇」。

孫文最初未言革命,嘗於1894年6月《上李鴻章萬言書》中,提出「人能盡其才,地能盡其利,物能盡其用,貨能暢其流」的改革主張,惟李鴻章斷拒。失望之餘,孫文11月24日赴夏威夷檀香山茂宜島募款組織興中會,提出「驅逐韃虜,恢復中國,創立合眾政府」,圖以排滿思想為其革命事業鋪路。1895年孫文到香港,會見舊友陸皓東、鄭士良、陳少白、楊鶴齡等,準備籌劃生平第一個革命組織興中會,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為目標。同年2月12日,孫文在中環士丹頓街13號正式成立「香港興中會總會」。時楊衢雲、謝纘泰等先以「開通民智、改造中國」為宗旨創立「輔仁文社」。孫文以志業相近,遂與輔仁會社接洽,楊衢雲等欣然同意舉全社併入興中會;於是租定總會所一處,託名「乾亨行」。2月20日,孫文於香港大學作公開演講,並提到他的革命思想源於香港。

革命期間

1895年2月21日,興中會總會在香港成立,與會者皆利用傳統宗教信仰以「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合眾政府,倘有貳心,神明鑒察」為誓,興中會選出楊衢雲為會辦(當時稱「伯理璽天德」,President),孫為秘書。3月16日首次幹部會議決定先攻取廣州為根據地,並採用陸皓東所設計之青天白日旗為起義軍旗,隨即分工展開各種活動,孫文主持前方發難,衢雲主持後方支援。孫文進入廣州,創農學會為機關,並廣徵同志,定重陽節(10月26日)為起義之日。因洩密,起義失敗,以陸皓東為首的多數成員被捕處刑,孫文則被清廷通緝,遭港英當局驅逐出境,流亡海外。孫於11月避往日本,並於此時起剪掉辮子,改穿西服。

1896年初與其妻兒抵達夏威夷,再轉往美國希望在旅美華僑中發展興中會及籌款。1896年秋天,孫文轉往英國倫敦,被清廷特務緝捕入中國使館,成為國際事件。事件後來被稱為「倫敦蒙難記」(Kidnapped in London),孫並被邀出書描述其遭遇,亦因此事而名聲大噪。1897年,孫經加拿大,轉往日本,先結識宮崎寅藏、平山周,二人後來成為孫的長期支持者;透過宮崎及平山,孫再結識日本軍政、幫會中人,包括犬養毅、大隈重信、山田良政等人;並一度接觸梁啟超等保皇派。1900年庚子拳亂引來八國聯軍入侵中國,孫文藉機聯繫時任兩廣總督的李鴻章,希望能籌劃南方諸省獨立,成立類似美國的合眾國政府,李也答應與其會見,但在日本友人協助下卻發覺不過是清廷的陷阱。而後李赴北京協調條約之事,此會面也無疾而終。同年9月,孫文與日本友人及原興中會骨幹人物先赴香港,被禁入境後轉往台灣,得日本臺灣總督府官員答允支持在廣東惠州三洲田(今深圳市鹽田區三洲田村一帶)發動起義。後因日本官員臨時改變態度,惠州起義失敗,孫亦返回日本。

革命時期的孫文,攝於1900年8月

1903年夏在日本青山開辦革命軍事學校起,改革命誓詞為「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同年9月,孫文離日再赴檀香山,希望再次在華僑中發展革命。1904年初,孫文在檀香山加入洪門致公堂,成為致公堂「洪棍」(當家主持)。同年赴美國,一度被美國移民局扣留在舊金山。後得舊金山洪門致公堂保釋及代聘律師方才免被遣送回中國。孫文之後到東岸尋求華僑支持革命,並於紐約首度發表對外宣言,希望博得外國人士對革命的支持與好感,但並未取得甚大成果。年底收到中國旅歐學生資助,轉往歐洲活動,在倫敦、巴黎、布魯塞爾等地中國留學生中活動宣傳革命,並從留學生中籌得款項,於1905年中再赴遠東,7月抵達日本橫濱。在宮崎寅藏介紹下與黃興見面,並開始籌劃聯合各革命組織。

1905年8月,在日本人內田良平的牽線下,結合孫文的興中會、黃興與宋教仁等人的華興會、蔡元培與吳敬恆等人的愛國學社、張繼的青年會等組織,中國同盟會在日本東京成立。孫文被推為同盟會總理,確定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的革命政綱,並以華興會機關刊物《二十世紀之支那》改組成為《民報》,在發刊詞首次提出「三民主義」學說,與梁啟超、康有為等改良派激烈論戰。繼編定「同盟會革命方略」,正式宣示所進行者為國民革命,將創立者為中華民國;並舉所誓之四綱,定「軍法之治,約法之治、憲法之治」三程式以達成之。

1907年,日本政府受清廷壓力,以15,000元請孫文離開日本。孫文收款後於3月離開日本。由於此事未經同盟會內部商議,於是引起會內分裂。孫文先抵越南河內,繼續策劃革命起義,5月命余丑舉行潮州黃岡起義,歷6日而敗,是第三次起義。6月孫文命鄧子瑜起義於惠州七女湖,歷10餘日而敗,是第四次起義。7月6日徐錫麟起義於安慶,失敗殉難。同年12月,孫赴廣西主持鎮南關起義,再告失敗。隨即被越南法國殖民當局驅逐出境,南下南洋,在胡漢民、汪精衛等支持下,在新加坡另成立同盟會總部,後又遷到檳城。1908年3月27日,黃興由安南率革命軍進攻欽州,是第七次起義。4月,黃明堂起義於雲南河口,是第八次起義。1910年2月倪映典發動新軍起義於廣州,是第九次起義。1909年至1911年期間,孫文大部分時間在旅途之上,曾環繞地球多次,在各國華僑、留學生中籌措革命經費及外國政府支持。

另一方面,同盟會及其週邊組織快速擴張規模,並於1910年一月成立同盟會美洲地區總會,以便吸收更多海外華僑參與革命。此外又先後發動包括1911年4月27日(夏曆三月二十九日)黃興領導的黃花崗起義在內的多次起義,直至1911年10月10日(夏曆八月十九日)的武昌起義成功,掌控武漢,成立湖北軍政府,各省的革命黨咸起響應,終推翻清朝。據統計,自1894年到1911年之間發動的革命起義事件計有29次之多。武昌起義是有同盟會背景的共進會與湖北新軍革命團體文學社共同策劃的,因湖北新軍很多調入四川鎮壓保路運動,致使武漢三鎮空虛,而意外成功。當時孫文人在美國猶他州,10月11日抵達科羅拉多州的典華(Denver,今譯為丹佛),才從報紙上得知武昌起義成功的消息。

次數 時間 革命經過
第一次廣州起義 1895年 孫文率領鄭士良、陸皓東等人,準備襲取廣州。但是事機洩漏,清政府展開搜捕,陸皓東被捕犧牲。
惠州起義 1900年10月8日 孫文命鄭士良等人於惠州三洲田(今深圳市鹽田區三洲田村一帶)發動起義。
潮州黃岡起義 1907年5月 命余丑起義於潮州黃岡,歷六日而敗。
七女湖起義 1907年9月 命鄧子瑜起義於惠州七女湖。
防城起義 1907年9月 命王和順起義於欽州王光山。
鎮南關起義 1907年12月 命黃明堂起義鎮南關,並親臨指揮。
欽州、廉州起義 1908年3月27日 黃興由安南率革命軍進攻欽州。
河口起義 1908年4月 命黃明堂起義於雲南河口。
廣州新軍起義 1910年2月 倪映典發動新軍起義於廣州。
黃花崗起義 1911年4月 趙聲、黃興等人在廣州領導起義。後收殮到72具烈士遺骸,合葬於黃花崗。1932年,查得此次死難烈士姓名達86人。
武昌起義 1911年10月10日 推翻滿清政府

中華民國成立

臨時大總統

受到清朝政府全力追緝的影響,自1907年起孫文便長期居留歐美各國。武昌起義時,孫文人在美國而不在中國。初聞革命成功時,孫文還有些訝異,但隨即在海外華人與美國的同情者間籌集資金。10月下旬離美,11月21日自倫敦抵巴黎,會見法國內閣總理及外交部長。12月25日抵達上海,29日被推選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於1912年1月1日(辛亥十一月十三日)在南京宣誓就任,並循革命軍與袁世凱的秘密協議,特申「顛覆滿洲專制政府,鞏固中華民國,圖謀民生幸福……至專制政府既倒,民國卓立於世界,即當解臨時大總統之職」。月底組成臨時參議院。民國元年2月12日(辛亥十二月廿五日),清帝溥儀發佈《退位詔書》,中華民國終完全取代過去的帝國體制,孫文即於13日向參議院請辭並舉薦袁世凱繼任。茲後苦心孤詣協助袁氏依民主程序選任、就職、組職內閣,尤特重其向國民宣誓一事,引導袁氏步入民主程階。4月1日親自去參議院宣布正式解除臨時大總統一職。

當時孫文領導的臨時政府實力有限;雖然大部分的省份已脫離清政府控制,可主要的軍事憑藉卻是各地的團練與新軍,或是混入部分華僑以及洪門與旗下哥老會的成員,無論在裝備與士兵素質上,皆無法與清朝主力北洋軍抗衡。此外由於孫並未實際投入革命戰事,故各省的革命勢力紛紛推出自己的領導,使革命勢力呈現多頭馬車的情形。革命軍被北洋軍接連擊敗後,孫文決定與北洋軍統帥袁世凱和談,希望通過給予袁臨時大總統的職位,讓袁成為清朝垮臺的最後關鍵。最後孫袁達成協議:孫文的臨時大總統由袁接任,袁則以實際行動迫使清朝皇帝退位。

1912年8月24日,孫文應袁世凱之邀到北京會見,向袁表示,退出政界,建設中國鐵道。8月,經宋教仁從中斡旋,同盟會與統一共和黨、國民共進會、國民公黨合併,改組為國民黨。25日,孫文在北京舉行的國民黨成立大會中被選為理事長,但孫文以「決不願居政界,惟願作自由國民」,即委宋教仁為代理理事長。孫文自己出任中國鐵路總公司總理,設總部於上海。

二次、三次革命

1913年3月,宋教仁被暗殺,袁世凱疑為元兇。孫文力主南方各省起兵反袁,稱為二次革命。由於實力不足,二次革命旋即失敗。孫文被通緝,8月再次赴日本尋求援助。1914年,孫文在日本建立中華革命黨,並兩次發表討袁宣言。中華革命黨總結失敗教訓,要求黨員向孫文個人絕對效忠,要按手模宣誓,並將國民按入黨時間分成等級,享有不同待遇。部分同時流亡日本的國民黨員對此反對,原同盟會中重要人物如黃興、李烈鈞、柏文蔚、譚人鳳等俱未加入。9月20日開革命方略討論會於東京,定青天白日滿地紅旗為國旗。1915年10月25日孫文與宋慶齡在日本結婚。1916年3月22日袁世凱取消稱帝,5月1日孫文回到中國,住上海租界。5月9日再次發表《討袁宣言》,號召推翻袁世凱,6月6日袁憤恚卒。

1917年7月張勛復辟,孫號召護法,廣東省長朱慶瀾邀孫赴粵,程璧光海軍獨立,載孫、唐紹儀、汪兆銘、伍廷芳等人南下廣州。抵達廣州之時,段祺瑞「再造共和」,拒絕恢復被張勳廢止的1913年選出的國會。孫文號召國會議員一起到廣州,召開國會非常會議,展開護法運動(亦稱三次革命),組織護法政府並就職爲大元帥,誓師北伐。但廣州護法政府逐漸由舊桂、滇系軍人控制,孫文實力有限,甚至出現「政令不出士敏土廠(大元帥府)」的情況。孫文曾嘗試發動兵變而未果。1918年桂、滇各系控制國會改組護法政府,以七總裁取代大元帥,孫文被架空,被迫去職。1919年10月,改中華革命黨為中國國民黨。1920年8月,陳炯明成功擊退盤踞廣州一帶的桂、滇系,請孫文重回廣州,11月孫文從上海回到廣州。1921年4月2日,廣州非常國會取消軍政府,改總裁製為總統制,4月7日選孫文為大總統(習慣上稱為非常大總統),開始第二次護法運動,又稱作三次革命。孫文於5月5日就職後力主軍事北伐,最終與主張暫緩軍事、聯省自治的陳炯明產生激烈衝突,於1922年6月爆發炮擊總統府事件,孫文離粵退居上海。

聯俄容共

孫文在黃埔軍校開學典禮上演講,台下身著白色西裝的歐洲人為蘇聯代表。

第二次護法後,孫文開始考慮與蘇聯支持的中國共產黨合作的可能。1923年1月,孫文與蘇聯政府全權代表越飛在上海會面,正式討論與共產黨合作。孫、越會面後曾發表《孫文越飛聯合宣言》,認共產組織及蘇維埃制度均不能引用於中國。1月16日,陳炯明部被擁護孫文的滇軍楊希閔部、桂軍劉震寰部、和倒戈粵軍聯合組成的西路討賊軍擊敗,退守東江。孫文得以在2月21日回廣州,不再稱呼大總統,而是設立大元帥府,任大元帥。

1923年8月16日命蔣中正赴俄考察。10月6日共產國際蘇俄代表鮑羅廷(Borodin)至廣州,25日聘其為中國國民黨籌備改組黨務之顧問。11月發表「中國國民黨改組宣言」,26日中國國民黨決定設立「國民軍軍官學校」。12月29日,孫文落實接受列寧和共產國際的協助重建大元帥府,並以蘇共為模式重組中國國民黨。1924年1月在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宣佈實行聯俄容共政策。在蘇聯援助下,於3月組建黃埔軍校,並以蔣介石為校長。9月3日江浙戰爭爆發。9月4日,孫文在廣州組建北伐討賊軍,以譚延愷為總司令,聯合盧永祥、張作霖、段祺瑞,「共抗直系」,準備進行北伐。10月10日廣州發生商團事變,10月15日孫文率師回廣州,擊潰廣州商團武裝。10月23日,馮玉祥在北京發動北京政變推倒大總統曹錕,邀孫文北上共襄國事,此時健康已急轉直下。

孫文主持黃埔軍校開學典禮後,同蔣中正(中)、何應欽(左)、王柏齡(右)合影。

革命尚未成功

孫文晚年(1924年)

孫文1925年1月1日抵北京後即開始病發,住進協和醫院進行治療,1月20日以後,病勢嚴重,不能進飲食,經西醫診斷為肝癌末期,全肝已堅硬如木,癌細胞四處蔓延,無法割治。2月18日出院,自協和醫院移居鐵獅子衚衕行轅,改以中醫治療,先後經由著名中醫陸仲安、唐堯欽、周樹芬三人共同診視,情況有所好轉。2月26日,停止服用中藥,繼續用西醫治療。此期間湯爾和與汪精衛對中西醫治療爆發爭論,湯爾和在《晨報》上發表〈關於孫文病狀的疑問〉,對中醫治療加以指責。最終於1925年3月12日因肝癌病逝於北京協和醫院,享年59歲。孫文臨終時簽署了汪兆銘事先準備的《家事遺囑》和《國事遺囑》,及鮑羅廷臨時授意的《致蘇聯政府書》。香港《華字日報》翌日報導了孫文的死訊:

「孫文吐嘔大作。不能進食。脈搏驟增至一百六十度。呼吸十八次。極危險。克禮醫生在左右看護。終夜不離。戴天仇為孫草遺囑。唯孫尚未簽字...孫文病至十日晚大變。腹脹加增。克禮為之打針放水。今日上午九點三十五分鐘逝世。當彌留時。戴天仇代草遺囑。孫科急電粵民黨要人來京。」

1925年4月2日,孫文安厝於北京西山碧雲寺內石塔中。北伐成功後,於1929年6月1日永久遷葬於南京紫金山中山陵。

彌留之際,孫文提到國事的遺言是:「和平……奮鬥……救中國!」還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遺囑

家事遺囑

「余因盡瘁國事,不治家產。其所遺之書籍、衣物、住宅等,一切均付吾妻宋慶齡,以為紀念。余之兒女,已長成,能自立、望各自愛,以繼余志。此囑!」

國事遺囑

「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積四十年之經驗,深知欲達到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及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
現在革命尚未成功。凡我同志,務須依照余所著《建國方略》、《建國大綱》、《三民主義》及《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繼續努力,以求貫澈。最近主張召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尤須於最短期間,促其實現。是所至囑!」

另外,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起草了所謂《致蘇聯遺書》致蘇聯遺書全文: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故我已囑咐國民党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孫文去世兩天後,3月14日,蘇聯《真理報》首先報導了孫文《致蘇聯遺書》;17日,蘇聯羅斯塔(塔斯社前身)北京分社率先向中國國內公佈了其全文;而國民黨方面的反應則極為冷淡,直到31日《廣州國民日報》才有報導,而《上海國民日報》則始終未加報導。

國父名稱的由來

孫文於民國14年3月12日因肝癌逝世,當時於北京中央公園社稷壇舉行公祭時,豫軍總司令樊鍾秀特致送巨型素花橫額(闊丈餘,高四、五尺),當中大書「國父」二字,他的唁電輓幛,均稱「國父」,這是孫文在公開場合被尊稱為「國父」之始。

抗日戰爭中期的1940年3月21日,國民黨中央常務委員會第143次會議決議:尊稱本黨總理為國父,以表尊崇。根據中常會的決議,國民政府以孫文先生倡導國民革命,手創中華民國,更新政體,永奠邦基,謀世界之大同,求國際之平等,光被四表,功高萬世,於同年4月1日明令全國自是日起,尊稱總理孫文為中華民國國父。

但是各地黨政機關、民眾團體在不同的場合無所適從,不知究竟是稱孫文先生為總理或是國父?同年5月29日,國民政府又發布明令,規定在政府公家機關、民眾團體應一律改稱國父,在國民黨黨內稱國父或總理均可,民間已印就之圖書文字,不必強令改易。自此之後,孫文即在中國歷史上確立了其「國父」的地位。

金陵汪精衛建立的親日政權也尊崇孫文,並作出了一系列規定。1941年5月29日,在汪政府的中央政治委員會第49次會議通過的,由陳公博提出的「手創中華民國之中國國民黨總理孫文先生應尊稱為中華民國國父」的議案,即屬一例,同時規定有關「公牘、教科書籍、報紙、刊物及一切文字稱述總理或孫先生時,均應改稱國父」。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則未以官方名義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的國父為孫文或其他任何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或中國共產黨在正式的場合或文書上提及孫文時,通常使用的稱號是「革命的先行者」,從未稱孫文為國父。不過,中國共產黨無論在推翻中華民國大陸政權前或後,都尊稱孫文是「中共的老師」和「革命的旗幟」,民間則有人沿襲民國時代稱孫文先生為「國父」的這一做法。另外孫文先生之夫人宋慶齡女士,因為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享有較中華民國時期更崇高的地位,有時也被人進而尊稱為「國母」。

中共的[20024]號文件2002年11月修訂的《關於正確使用涉台宣傳用語的意見》中,規定「對台北『國立國父紀念館』不直接稱謂,可稱『台北中山紀念館』。」另外台灣的教育部也在2007年建議修改不適當用詞,如「國父孫中山」應該為「孫中山先生」。有些人認為是台灣民進黨政府進行去中國化。

思想/措施

孫文的思想大部分是他將中國道統和西洋歐美各家學說綜合整理而來,但是也有少部分見解是「兄弟(我)所獨創」(孫文語)。

  • 孫文:「中國有一個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
  • 民族、民權、民生的「三民主義」。
  • 「人民有權,政府有能」的「權能區分」;廣興福利,大有為式的「萬能政府」。
  • 人民之權又稱為政權,有選舉、罷免、創制、複決四種。
  • 政府之能又稱為治權,立法、行政、司法、考試、監察五權分立,是為「五權憲法」。
  • 人民行使政權的基本訓練與條件:民權初步,即議事規則。
  • 中央與地方的「均權制度」,以縣為單位的「地方自治」。
  • 在經濟思想方面,提倡社會互助理論,曾說「人類進化之原則與物種進化之原則不同,物種以競爭為原則,人類則以互助為原則。」似是受到達爾文進化論與俄國克魯泡特金的無政府主義思想的影響。
  • 政治現代化建設方面,主張漸進主義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說。軍政時期優先消滅軍閥土匪,應實行軍管。訓政時期優先基礎建設與民權初步訓練,應實行一黨執政。憲政實行之條件是全國半數以上縣市具有選舉罷免地方首長之條件,公民具有發動創制複決之條件,則選舉召開國民大會制訂憲法,還政於民,實行多黨競爭的現代政治制度。
  • 以王道為基礎的區域合作和政治架構:大亞洲主義,以及向國際投資開放的實業計畫。
  • 人生哲學:「不做大官,要做大事。」
  • 哲學主張:「知難行易」。
  • 天下為公
  • 孫文讚揚霍元甲「欲使國強,非人人習武不可」之信念和將霍家拳公諸於世的高風亮節,親筆寫下了「尚武精神」四個大字,惠贈精武體育會。
  • 名號

    孫文除了本名與下表所使用的名字外,亦用過大量的中、英、日文化名與筆名,多是為了擺脫通緝或隱蔽身份而取的,部分則在於宣揚革命或是表達人生期望。據知,孫文在世界各地傳聞中還用過「孫石」、「孫翠溪」、「孫強武」、「孫公武」、「孫武公」、「孫興公」、「孫興漢」、「孫明德」、「孫帝朱」、「孫東山」、「龍生」、「山月」、「陳文」、「洪漢」、「張宣」、「吳仲」、「公孫武」、「陳載之」、「陳日新」、「汪國權」、「朱家復」、「文香山」、「蕭大江」、「杜嘉偌」(或作「杜嘉諾」)、「李行癡」(或作「李竹癡」)、「李誤得」、「林行仙」」(或作「林行僊」)、「高達生」、「宗理忠」、「中山方」、「中山二」(或作「中山次」、「中山二郎」)、「高野方」(或作「高野芳」)、「高野長雄」、「高野艾斯」、「高山」(Mr. Takayama)、「笛化生江醫師」(Dr. Namae Fueke)、「雅喇巴醫師」(Dr. Alaba)、「雅羅哈」(Mr. Alaha)、「道肯士」(Mr. Dokans)、「四大冠」、「石頭仔」、「漢留客」、「彼方士」、「無恙生」、「品蘭堂」、「花憂公子」、「杞憂公子」、「中原逐鹿士」、「廣東香山來」、「南洋小學生」、「南洋一學生」等化名與筆名,尚有名號則不勝枚舉。

    在1911年辛亥革命,中華民國於1912年成立以後,孫文不再面臨滿清的追捕,其本人之所有公私檔案均以本名「孫文」署名。在歐美,孫文以其號「逸仙」或全稱「孫逸仙」(Sun Yat-sen)而聞名於世。

    性質 名字 說明
    譜名 德明 族譜上的名字。
    幼名 帝象 「帝」字,乃親人為其請求「北帝」神,護佑之意。
    在家鄉上學時所取的學名。
    載之 由名「文」而來,取「文以載道」之義。
    號、教名 日新 取自《大學》中「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之語。1883年於香港加基督教受洗時的署名,亦即教名。
    號、教名 逸仙 由漢文教師區鳳墀牧師依「日新」之粵語諧音所改。
    西文 Sun Yat-sen 「孫逸仙」的英文拼寫。因孫文曾任醫生,故常被尊稱為「Dr. Sun Yat-sen」。
    化名 中山樵 1897年,為掩護於日本流亡之行蹤,日本友人平山周在陪同孫文投宿旅館時,想到附近有華族中山家宅邸,加上該家族成員中山慶子乃明治天皇生母,同時孫文亦欽佩明治天皇推動明治維新之舉措,便為其取日本姓為「中山」,加上自取之「樵」。
    化名 高野長雄 紀念日本維新志士高野長英醫師而命名。
    慣稱 孫中山 1903年革命人士章士釗將日本人宮崎寅藏(即宮崎滔天)之著作《三十三年之夢》翻譯為《大革命家孫逸仙》時,將本姓與化名連用,成為後人對孫文的慣稱。

    此外,孫文曾自稱為洪秀全第二,並認為洪氏為「反清英雄第一人」。有人認為這是由於孫文接受西式教育,不受傳統忠君觀念束縛,才敢於如此自稱;臺灣歷史教科書亦採用此說。另外,孫文在香港西醫書院讀書時,常當眾倡言反清,聞者多膽怯走避,惟陳少白、尢列、楊鶴齡附和之,乃得四大寇之諢名。

    孫文平生事蹟簡表

    首頁   |   孫文行誼   |   教學課程   |   學苑生活
    版權所有:孫文學校